熱門文章
想做斜槓青年,先拿回人生選擇權
發表時間: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掌握深度學習力,贏在入社起跑點
發表時間: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不要擔心做錯決定而失敗也不要得過且過而錯失良機

發表時間:2020-08-27 點閱:210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Adrià Tormo on Unsplash

 

有時,人生就像一場荒謬的考試,請記得相信自己,別理會身邊的噪音,勇敢向前吧!

 

哈佛商學院有個悠久傳統,教授在最後一堂課講述自己的故事,作為送給學生的結業禮。或許是趣聞軼事,或許是感人故事;或許是某段精采的人生歷練,或許是回顧挑戰、成就與過失;或許是輕鬆自在地侃侃而談,或許是捏著小抄詞不達意。但總不脫一貫的主題—身為領導人應當如何創造更美好的優質生活。

 

有時,人生就像場荒謬的考試

 

要抓住眼前機會有所作為,實在需要勇氣—勇於抗拒別人製造的喧囂與狂熱,勇於藉助科技開發種種可以創造永恆價值的新商務模式。想做到這點,還要發揮個人的毅力、操守、自信、企圖心,以及認真從正面改造世界的欲望。這對任何冀望在不夠明確、甚至極不明確的情況下謀取機會完成決策的人來說,都是艱鉅的任務。

 

由此觀之,在網路時代開創某個企業或事業所要面臨的挑戰,也跟其他時代的創業情況完全一樣—只多不少。今日商場變化速度非常猛烈,世界也變得更加混亂與茫然。因而經常這一刻所在的決策,下一刻已不再適用,因此任何決策都必須保留修正的彈性。

 

動物學期末測驗

 

每次提到這些挑戰,我就時常想起我讀哈佛大學時的一場期末考經驗,下面就跟各位分享這段頗富戲劇效果的陳年往事。

 

我曾在大二下學期莫名其妙修了一門動物學。當初為何做這種事我也不清楚,因為我對這個學科沒什麼特殊興趣,只是一向很喜歡拇指與其他四指對生、尾巴捲成一圈的狐猴,還有另外幾種靈長類動物。不過,我倒是知道我這輩子只打算稍事涉獵或完全不碰生命科學,既然動物學還算有趣,我乾脆隨隨便便把它列入選修,達到學校當時的修課規定就好。

 

期末考時,這門課的測驗方法有點古怪。學生魚貫走入當時學校最大的一間考場,也就是紀念堂的交誼廳(現已改為新生餐廳)。這間蓋得像天主堂的大廳四面都是木板牆,部分建材為磚石,是為了紀念南北戰爭時期陣亡的師生而建造。大廳這頭有座能容納一千多人的圓形劇場,那頭則是面積好比足球場、從這片牆到那片牆之間全長可以排好五百張大桌的餐廳。以那時的標準來看,這地方大得讓人很不自在,除了偶爾舉行校友晚會,只有兩種活動用得到:一是歡迎沒見過社交大場面的膽怯新鮮人提供他們初次參與校園生活的一系列無聊課外活動;一是拿來考試。

 

負責監考的傢伙是個身材圓潤的骨灰級學長,我們只知道他叫「監考博士」。他還被戲稱為「G 十七」,大家都謠傳他十七年前就進了博士班,至今還沒完成論文。得天獨厚、前途無量的大學部學生就成了監考博士的眼中釘,無法討他歡心。

 

名為好心提醒的干擾

 

監考博士總是跟一大群考生保持距離,透過一具震耳欲聾、連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用了也要得意萬分的擴音裝置,通知大家考試何時開始與結束,藉此鞏固他的權威感。他會握住一根長長的金屬支架頂端,對著一根長得像一九三○年代那種早期收音機麥克風的玩意兒講話,當然也用同樣的擴音器「好心」提醒大家考試過了多少時間。這些提示的次數實在太多,音量也實在太大,以至於他一發聲,立刻引來陣陣痛苦的哀嚎。

 

兩條鳥腿和一小撮羽毛

 

在這種地方考動物學感覺特別詭異,因為修那門課的學生不過二十來位,只占用了這間大考場的兩張短桌。就在考試即將開始,監考博士也準備對著麥克風喊出第一聲號令之際,我們的研究生助教帶著平常那副心不在焉、蓬頭垢面的調調,推著一輛上頭好像擺著一隻大鳥標本的手推車穿過考場一扇側門。我說「好像」是因為那隻站得直挺挺的大鳥,牠從腦袋到接近羽毛末端處都被一只麻布袋罩住。

 

這位研究生助教無疑是監考博士的最佳拍檔,只見他將手推車送到我們這張桌子旁邊,用蚊子似的聲音宣布:「這是你們期末考的題目。」大家聞言立刻發出一陣惶亂的呼號,發愁得快要抓狂。

 

這點實在不合情理。為了證明一整學期課都沒有白上,我們除了看得見這隻標本的兩條細腿、固定在基座上的一對爪子、垂在麻袋邊那幾根大約三公分長的羽毛,什麼線索也沒有。當然,我們還是可以測量那隻鳥大概的體積和形狀,但這麼做依然無助於抒解焦慮情緒,因為我們還得花四個小時,針對這隻既看不清楚也難以分類的動物寫篇評論。大家儘管慌了手腳,仍舊老老實實開始仔細端詳那隻大鳥,試圖用兩條鳥腿和一小撮羽毛,硬湊出一些自己都懷疑的文字,以填滿答案紙。

 

面對不合理的考試,你選擇咆哮還是繼續作答?

 

考試進行了約一小時後,多數人都在猛搖筆桿寫下個人觀察心得和結論,有位同學卻選在這時候大發雷霆。由於這老兄平常性子很急,所以我不明白他為什麼拖了一個鐘頭才發飆。反正他就這麼忽然從椅子上跳起來,衝著監考的研究生助教破口大罵:「這種考試真過分!簡直是侮辱人!我不考了!」

 

那位不太擅長與人打交道的研究生助教只是滿頭霧水看著他,這位同學則是繼續咆哮,口沫橫飛地說這學期在課堂上看了幾百個標本、在布滿灰塵的實驗室裡花了多少個小時做作業、他父母花了多少鈔票替這門課付學費等。

 

有人認為應該約束一下這傢伙,於是監考博士數度拿起麥克風,從考場彼端以魔音穿腦的高分貝勒令他停止干擾,研究生助教則以驚人毅力嚴守立場,態度冷靜地說道:「這是你的期末考,回去寫考卷!」

 

目睹這場突發狀況愈演愈烈,我才警覺除非有人當場擺平,否則沒人會再多寫一個字,因為大家都在聚精會神看好戲。這位同學不肯退讓,反而大聲宣布:對他來說考試已經結束;他不但不打算交卷,還揚言如果他得到很爛的分數就要控告學校。接著又說,他要把時間拿去做更有意義的事。

 

這時,研究生助教和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走過來的監考博士雙雙站到他面前,異口同聲要求他坐下。他拒絕聽人使喚,他們又吆喝他坐下,他就乾脆披上夾克準備離開。他們扯著嗓門再命令他坐下,他竟頭也不回朝大門走去。

 

研究生助教氣得滿臉通紅,對著考場那頭嚷著:「你以為你是誰啊?憑什麼耍大牌?」

 

這位同學的反應是:猛然一轉身,舉起一隻腳,將褲管拉到膝蓋處,仿照我們看到的標本只把一截小腿露給研究生助教看,然後衝著他吼了回去:「我不知道!你告訴我!」說完就揚長而去。

 

依據少、雜訊多的狀況如何解決?

 

這或許是個不太正經,也不大成熟的小故事,但我告訴各位的用意,卻是想傳遞一個非常嚴肅的訊息。

 

人生或事業變幻無常,也無法保證能有一定的結果。我們常在資料不足或錯誤的情況下做決定,那通常是關鍵而危險的決定。世界上也充滿各種擾亂情緒的噪音,讓人無法專心完成手邊工作。

 

要在極不確定和劇烈變動的局面下,這是所有商界人士愈來愈常遭遇的情況,要為某個企業或事業勾勒發展路線,正如同要你們在考卷上描述一隻無法辨認形體的鳥類標本。除了運用過去的知識、經驗和直覺,所能依靠的資訊極少阻擋視線的因素卻很多。

 

生活和事業中的創造行動,都得依靠勇氣和信心去完成。尋找各種理由不去求創新、不去做決定、不去起而行,往往活得比較輕鬆;衝出考場或安於現狀,也比較容易辦到。但要改變現狀,則要對自己的智慧、能力、操守懷抱信心。操守就是心中那根重要的指南針,它會從企業、經濟、道德及倫理各個層面告訴你們什麼是對的。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們會遇到種種可以贏得大好前途與機會、但不太確定最佳行進路線的狀況,也會經常面臨類似那場期末考的難題,我們只能憑著兩條細瘦的鳥腿和一小撮羽毛來分析那座鳥類標本,你們則是必須運用身邊少許資料做判斷、下結論。一旦發生這情形,就要發揮勇氣和信心—對自己的才賦有信心、對事業夥伴的才幹有信心、對創新的潛力有信心、對世界上形形色色的機會有信心。

 

最後,我只想給各位一句簡單的訓勉:保持自信。不要因為擔心做錯決定而浪費大好時機,也不要因為得過且過而錯失改造世界的機會。別去理會身邊的噪音,拒絕接受別人的煽動。鼓起勇氣循序漸進,忠於自己熱愛的事物,遵守個人的是非標準,思考自身和他人的處境,然後做件轟轟烈烈的大事。

 

本文摘錄自《記得你是誰:哈佛的最後一堂課》

 

►►延伸閱讀►►

 

懂得區分公我與私我,一樣可以終於自己、表裡如一

找到屬於你的「一刻鐘機會」,活出你想要的人生

重新詮釋完美定義,找到最真實的自己

記得你是誰,而不是你擁有什麼成就!